采访喷淋研究员 Markus Wöhrle

“我们就在这里穿上泳裤,然后接受新式喷淋。不过这里只是属于水技术试验台,还带有栅格地板,因此不能像家里那么舒服”。

作为喷淋研究员的 Markus Wöhrle,与其团队同事从事沐浴喷淋方面的知识研究。作为汉斯格雅喷淋实验室主管的他,需要汇总各类研究结果,并以所获知识为基础研发新的喷淋功能。开发试验或测试方法,同样也属于他的工作任务,例如为了最新设立的除垢实验室,为了改良喷淋形状测量或建立功能模型。 

Markus Wöhrle–怎样才能当上喷淋研究员?

Markus Wöhrle:这个工种的要素是由汉斯格雅制定的。首先得有研究水的兴趣。这可不是光靠看看或操作自然科学现有公式就可以,很多时候还要细细观察、体验和创想。对此,汉斯格雅已有悠久的传统。喷淋研究员应认真思索他对喷淋研究能做些什么。我们对各项试验和测试循序进行详细记录、校验和编写试验报告。

您是怎样进入汉斯格雅?

M.W.:我毕业于奥芬堡大学的环保工艺技术专业,并因此成为一名工程硕士。我的毕业论文涉及主题是汉斯格雅股份公司的质量管理和测量技术。随后我开始工艺技术方面的工作,从事生产/建筑技术的材料和工艺优化。大约10年以前,我有幸以工程师的身份进入汉斯格雅公司的研发部,并创办“喷淋研究所”。

您和团队从星期一至星期五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M.W.:我们对水的狂热和激情并不是朝八晚五的,它始终陪伴着我们,无论是在上班时间还是业余时间。在喷淋实验室,我们从事基础研究,认真观察和研究喷淋状态和喷淋特性。我们按照预定试验条件和所有相关国际标准来开展工作。对于这些预规定,我们当然必须遵守。

我们会从用户反馈信息寻找有用的素材,但更多还是从日常生活中挖掘。无论是从这些素材还是从日常水研究工作当中,我们都能发现一些对改善公司产品大有裨益的要素、工艺或机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总是保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留心观察人们是怎样看待和对待沐浴喷淋的,然后再考虑在未来如何做到更有效的利用或分配。

您是怎样记录您的研究结果的?

M.W.:由于我们希望在汉斯格雅进一步拓展水资源知识和水利用能力,所以特别重视所有数据的妥善存档。目前,我们拥有最先进的媒质工具和高效的储存平台。现在已拥有一个长达十年的数据库,里面的分析处理结果是按标准的试验次序来编排的。这样,就可便于人们在日后借鉴和吸收现有经验,而不是什么都要重新开始。不过也不全是如此,虽然早于30年前就已存在一个只有一人的“单人喷淋研究所”,但那时还没有电脑,所以没有可能像我们现在这样做。

这里的卫浴科研技术现状,是否已代表同行开发领域的最高技术水平?

M.W.:技术研究当然是永无止境的,不过汉斯格雅就目前估计而言已是行业里的领头羊,不论是从现有研发团队的所有现状,还是从测量方法和流体计算方法来看都是如此。我们采用粉末、树脂进行真空浇注和生产组件;用 CAD (计算机辅助设计)绘制预开发件,绘制3D-模型及采用目前最先进的原型速成法制出首批样品。原型速成法是一种可使人们快速获得功能性样板件的方法,并尤其适用于全套内部几何结构总成的情况。我们在去年确实取得了长足进步。

您是否做过活体测试?

M.W.:是的。我们就在这里穿上泳裤,然后接受新式喷淋。不过这里只是属于水技术试验台,还带有栅格地板,因此不能像家里那么舒服。当然也可将一个花洒手板带回家里,然后认认真真地测试一番。在我们喷淋研究员中,每个人都有一个适合于与家里手持花洒相连接的复合接头。

在花洒和龙头制造中,非常讲究与情感因素和舒适奢华等感性元素的有机揉合。在您的研究里包含哪些环保因素呢?

M.W.:环保和可持续发展,在汉斯格雅并非只是口号而已,企业已在该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制造和电镀过程中避免污染,回收利用,可再生能源....等等。在喷淋研究方面,我们重视智能节水研究,反对浪费和滥用水资源。为了不成为用过即丢的富裕社会的一份子,我们一定要将产品质量放在首位。我们生产的产品具有良好的使用寿命,这样人们便可为环保事业和资源保护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就此看来,汉斯格雅很早就已经开始开发消耗率很低的花洒和龙头。

其中也有斯瓦比亚式节约吗?

M.W.:是的,我想是。高效节能地使用水源和能源,一直是我们研发工作的主旋律,不过我们还要兼顾到是否可行。当人们希望开发特别节能的花洒和龙头时,必须确定清晰的极限:就是在保证喷淋效果良好、净身效果最佳及淋浴舒适性符合大众愿望的前提条件下,我们能达到的节水程度。如果女士们为冲掉头发里的香波而要连续几个小时站在花洒之下,那就根本不是生态学意义上的节约。所有这些,我们都要有目标进行相应的研究。最佳做法,莫过于产品既能节省水源和能源,又可提供所需的舒适性和舒畅性。

AirPower 空气注入工艺,也是喷淋研究所发明的吧?

M.W.:是的,它的前身是名为RainAIR 的喷淋模式。我们当时想开发一种点滴式喷淋形式,形似于自然下雨,且时而能从所谓的面条式直射线中脱离。我们曾想发明一种能注入第二种媒质的工艺,即让水接受空气的助动。从黑森林自然界我们获得了启迪:山间小溪总能实行自我清洁是因为它通过将空气卷入水里并揉碎,特别是在一些激流或急流位置。

怎样才将这些知识应用到淋浴世界的?

M.W.:第一步骤现在想起来似乎比较简单:将莲蓬头里的水流加速,以将空气吸入花洒内。不过要将该想法集成到一个预设产品设计方案里,确是一件系统工程。AirPower 的功能是这样的:吸入空气对水流形成挤逼作用,因此人们就不需要以前那么多水了。亮点:既节水又节能,因为暖水所需能源随着水量减小也就自然减少。此外人们还可获得完全不同的喷淋形状:揉合气动机制的水射流因此不单是完整直线式的,而且还可有其他很多形式。

空气混合工艺是否就是您们部门的天才之作?

M.W.:可以说“是”。AirPower 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机会。不过它的问世,却是源自一次错误所致。在一次试验中,我们突然发现一个花洒里注入了空气。当时花洒的几个喷嘴都没有水流出,我们以前的公司领导,也就是现在公司的监事会主席克劳斯·格雅先生说:“想办法解决它”!他对开发部给出了明确的指令。我们因此继续进行试验:时而改变喷嘴数量,时而使射流硬朗一些,时而又使其软化一些。而在 AirPower 功能中,其中要点也就是要找出准确的横截面比例关系。

因此从企业经营角度来看,此项发明也是一段令人愉快的历史....

M.W.:绝对是的。以淋浴水加充空气为题的创想是完全值得的。我们是首家进入该技术领域的知名卫浴企业,时至今天我们很多产品都在采用和使用工艺。

您曾说过 AirPower 属于最主要的天才巨作 …

M.W.:另一项发明是 Whirl 漩涡按摩模式,其中的射流会变成螺旋形。这种转圈的螺旋射流有项优点,那就是不会给某个身体部分带来不舒服的持久负荷,射流就好像按摩师的手指慢慢地在您的皮肤上游走。这项研发工作可真是辛苦,不过苦尽甘来最终获得极好的结果。现在飞雨系列手持花洒已采用三重漩涡功能:三个按摩喷嘴喷出的涡流在皮肤上盘旋。飞雨系列现在已成为销售冠军,就好像是一首流行曲那样代表着潮流。它是汉斯格雅花洒产品中的 No.1,完全融合了设计和水工艺要素。

是否还存在您虽持续投入资金但尚未直接获得成功的研究课题?

M.W.:有一些基础研究课题,我们还必须多年耐心地留守。这些课题属于长期的研发项目,例如“含有大量钙质的水”。由于存在很多的沉积机会,所以我们需在除垢实验室逐一予以突破。这就需要长期投资,尤其是在新开发方面。这是一小部分需保持高效运转的工作,因为投资额度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已拥有大量的研发经验和去污工艺,可帮助我们将其更快变成产品,QuickClean 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不是任何人都能随便进出喷淋实验室。您的工作需要保密吗?

M.W.:喷淋研究实际上具有很多的禁区,但我们的工作也不是完全与世隔绝的。否则,我们就很难与其他部门保持沟通,并进而影响到我们的创造性。我们对所从事的研发工作感到自豪。如果有些半生不熟的创意或处于半开发状态的产品外泄到外面,那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我们的竞争对手可不是整天睡觉的,人们在当今卫浴市场上必须快速反应。因此我们必须采取适当的保护措施。至于保密,那是每个员工都必须遵守的义务。

您的工作是否会在某个时候到达止境?难道您在十年内又能想出新的嬉水模式?

M.W.:我确信这点:这个课题是永无止境的。水课题,迄今为止还没有获得彻底的研究和开发。特别是在可持续利用方面,还存在大量的可研究性。这方面的开发会持续下去,而且还会越来越快。水资源越紧张,我们的工作也就越重要。灰水回收再用或热能回收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

撇开生态话题来看:我们正生活在一个讲究快乐享受、生活质量和追求豪华的时代。就从这点来看,我们的喷淋研究还远未到头。

您是否已找到最理想的职业?

M.W.:我能成为一名环保工艺技术工作者无疑是幸运的,因为这也正是汉斯格雅致力发展的方向。我还是希望继续与水打交道,而且还是在与其相关的产品开发领域里工作。创作出能使世界更加持久的产品,兴许也能给个人带来好运。我的同事与我是志趣相投的人:都希望更加高效地利用水资源,发现一些节能解决方案,创作出例如热能回收系统之类的智能系统,简单一句就是:为环保做出应有贡献。

您在私生活上是否也是创想家?

M.W.:是的,绝对是:我在希尔塔赫独力将一间老式木框架房屋重新翻建。为保持原有魅力和浪漫,施工时间长达一年之久,但实现了最大可能的节能效果。我很喜欢创想自己的生活,即使目前我可支配的私人时间并不太多 …

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

采访由慕尼黑自由记者 Katja Volkmer 主持。

持续寻找最佳的喷淋效果:Markus Wöhrle,汉斯格雅喷淋研究部主管

持续寻找最佳的喷淋效果:Markus Wöhrle,汉斯格雅喷淋研究部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