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格雅的喷淋研发团队由6人组成。

2011年的喷淋研发团队(从左至右):Markus Wöhrle,David Baumann,Klaus Butzke,Franz Schorn,Ulrich Kinle,Sven Kleinwächter

在汉斯格雅的喷淋实验室

面条式喷淋和三重螺旋形喷淋 - 一份报告

两位年轻人正在黑森林一个生产车间让水咕噜咕噜地流入一个圆柱体内。他们正在为马上就要在水之殿堂召开的水资源研讨会策划一个展示方案。玻璃圆柱体上侧,采用塑料膜来加以封闭。“这个形同人的皮肤”,汉斯格雅喷淋实验室主管 Markus Wöhrle 这样说道。

“当您将手放在薄膜上面时,您将感觉到淋浴时射流是怎样喷到皮肤上的”,这时花洒正喷洒水流到手掌上并进行着按摩。“喷水强度不能太弱,不然肥皂水或沐浴液将无法被冲掉。当然也不能太强,否则人们将感觉不舒服”。试验装置虽然简单,但却充分体现了汉斯格雅喷淋研究员的研究工作:

这里打开手阀;这里观察射流状态:导入,涡旋,转移,形成雾化,扩散;这里用手工进行优化和抛射;这里全部围绕最佳喷淋状态而工作:目测喷淋效果、出水量和射流几何形态。

喷淋研究属于基础研究科目。

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研究?原因例如可为:技术条件不成熟的花洒和龙头很容易产生积垢并提早报废;当射流的喷射效果不良时,或者淋浴感受很糟时,去污清洁的费用就会很高,这一切不但令人生气和费用高昂,而且还浪费资源。

从一个飞雨花洒喷射到圆柱体薄膜盖上的水,其实不仅仅是水。对此AirPower 空气注入工艺也在起作用:它将空气注入水里,并进而使水从莲蓬头以柔软饱满的珠状向外流出。喷淋研究员已经研发出AirPower 空气注入工艺,人们甚至可说:它是卫浴领域的匠心巨作,已大大改善人们的淋浴质量。因此它也是一笔物有所值的买卖。

继续走入汉斯格雅喷淋实验室里面,发现有人在将极微小的物体放在显微镜下面,有人在绘制详细的草图并填写数据单,还有一个人正在小心翼翼地钻孔,“正在完成一个设计模板”,他说道。

这里每个工种都有自己的专家

在汉斯格雅研发中心,四处遍布便条、螺丝和各种奇形怪状的样品件。书写挂纸板上贴着各种草图和横切面设计图,车床上正在銑切和车削工件。一个“莲蓬头专家”正用一个精细仪器进行射流扩散最小化试验。音响效果:聚合的蜂鸣声,锤击声,钻孔声,当然还有潺潺流水的沙沙声。还有人正在倾听雨滴和瀑布声,感受流水的淙淙声,研究射流形状和成形可能性。这听起来似乎是一项非常有趣的工作。

喷淋实验室是汉斯格雅研发部属下机构,里面有大约100位同事从事创新科技和新产品的研发工作。其中,研究员和工程师组成一个小团队。每个研发组会配合产品开发人员的工作,并与创新管理体系或专利管理部结成紧密的网络。对于能产生新型喷淋模式的工艺,人们是可以申请专利保护的,不过喷淋水体本身为例外,因为它属于所有人。

水流造形听起来有点像手工艺品的味道,不过事实上就是

喷淋研发团队的研究工作是完全独立的。这是汉斯格雅为实现客观比较而独创的方法。凭藉特殊的工艺方法、精心创意和专业知识及探索独特水射流形式的创新激情,科研成果接踵而至:

EcoSmart,Rainfall,RainFlow,Rain AIR,Whirl AIR,Balance AIR,Mix 和 CaresseAIR。喷淋实验室,可对巨流喷淋、全身喷淋、面条式喷淋、层状喷淋或可调式喷淋等的效果进行测试。目前,汉斯格雅品牌和雅生品牌的产品均有采用这些喷淋模式,并已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响。

划时代意义的具有三种出水方式的飞雨花洒也是在位于希尔塔赫的"Aue"工厂研发的,创新研究似乎永无尽头。Markus Wöhrle 同样认为他的工作是永无止境的:水,一如既往存在大量的谜团有待研究和解密;就宝贵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而言就已存在大量急需完成的工作,对于喷淋研究员同样如此。

了解更多相关信息:喷淋研究员 Markus Wöhrle 采访录

喷淋实验室一览

图片
  • 在希尔塔赫喷淋实验室的讨论
  • Klaus Butzke 正在思索和试验。
  • 大学实习生 David Baumann 正在汉斯格雅喷淋实验室。
  • Ulrich Kinle 正在观察射流从花洒喷出的工况。
  • 花洒试样正位于汉斯格雅喷淋实验室的试验台上。
  • Sven Kleinwächter 正在汉斯格雅喷淋实验室。
  • 喷淋实验室主管:Markus Wöhrle